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员工声讨,投资人维权,创始人远遁新加坡,交易所Bingo跑路了?

“首先,Bingo现在并不是跑路,而是有成员在捣乱;其次,我会在一个月之后开直播回应此事。”

2020年3月31日 13:05 交易所 维权

来源/深链DeepChain

“首先,Bingo现在并不是跑路,而是有成员在捣乱;其次,我会在一个月之后开直播回应此事。”
面对汹涌的维权风波,Bingo交易所创始人沈斌这样告诉DeepChain深链。

3月24日,Bingo交易所前社区运营负责人五七发表公开信,指责Bingo交易所创始人Tiger(沈斌)失信于社区、失信于投资者、失信于团队。

同一天,Bingo交易所平台币Bingo遭到砸盘,官方宣布下架平台币。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种各样的Bingo维权群纷纷组建了起来。

“从2018年12月到现在,无论投资机构还是用户,甚至是私募,都没有赚到一分钱,甚至本金都拿不回来。”

投资者告诉DeepChain深链,目前共计有超过两亿元的用户资金在Bingo沈斌那里。

针对维权事件,3月26日,远在新加坡的沈斌在一场路演中表示,那些维权的员工都是叛徒。


「 “把早鸟当傻鸟” 」


“这次声讨并不是偶然的,这是长久以来,受害者内心的不满累积的后果。”Bingo交易所前社区运营负责人五七告诉DeepChain深链。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底的时候,就有不少Bingo用户对沈斌提出过质疑并表示不满。主要原因在于Bingo接连推出的一系列产品没有让用户获利。

据五七介绍,自2018年12月份上线起,Bingo就开始通过空投糖果来进行裂变和拉新。本来定了以0.02USDT的价格回购的糖果,结果后来没了声音。

“到现在基本没有人提起这件事,因为提起的都被沈斌踢了。”五七告诉DeepChain深链。

一位Bingo交易所的用户印证了五七的说法,表示自己在去年12月份因质疑而被沈斌踢出社群。

2019年6月,Bingo推出了它的第二款产品,谐振会员模式。

该模式类似于VDS共振模式。众所周知,2019年短短三个月时间VDS就从1块多人民币上涨至最高100块人民币,并在行业里掀起了共振热潮,导致诸多模仿者出现。

Bingo交易所也同样如是,利用多层人际裂变的游戏规则,拉人头发下线,然后给予Bingo币的奖励。

用户通过谐振所获得的收益,会有50%进行锁仓,而剩下的50%则可以进行自由交易。

“开始是这样说的。”某用户告诉DeepChain深链,“但在此之后,Bingo还要进行二次锁仓50%,再加上Bingo价格一低再低,就算能出手,也没有多少利润。”

这就导致玩家的积极性越来越小,而售卖Bingo币的钱则日益集中在交易所中,得不到应有的释放,致使谐振模式一地鸡毛。

谐振凉凉之后,Bingo交易所又推出了一个新模式:刷单解锁。

不过,这一模式的寿命更短,仅仅维持了不到一个月,就宣告了死亡。

“一共就60个人刷单,没有意义。”

最后在刷单解锁失败之后,另一个模式又出现了:火箭解封。意在让用户拉人头卖点卡,号称要送3400倍的封印资产,不过该模式最终也是以失败告终。


在维权群里,有玩家表示:“一期封印就是把人和钱赶到笼子里,再让人们充钱解封。”

2019年9月,牛顿交易所曾接连上线刷单解锁以及解封等玩法,在行业内引起极大争议,而Bingo交易所多少是在效仿牛顿交易所。

“人家都玩完了,Bingo才开始搞。”在张强看来,Bingo交易所玩的是别人剩下的东西。

总而言之,接二连三的失败,让众多参与Bingo的用户,不仅没有得到回报,反而连自己的本金都无法提出来。

不仅后入场的用户损失惨重。就连早期以早鸟价购入Bingo的私募投资者同样损失惨重。

“我看沈斌就是把早鸟当傻鸟。”张强如是说道。


「 “作为交易所,连机器人都舍不得买” 」


据统计,2019年一年内,爆雷的交易所将近40家。不过回顾下来,很少有交易所像Bingo一样下架了自己的平台币。

据投资者介绍,沈斌曾向社区承诺平台币Bingo的早鸟开盘价将在0.2USDT,但实际开盘价却在0.01USDT。

“现在Bingo值多少钱又有什么意义呢?沈斌已经把Bingo下架了。现在的Bingo一分钱不值。”张强表示。

DeepChain深链发现,在Bingo交易所法币交易板块,还有用户以0.11元的价格挂单抛售200万枚Bingo平台币,而其官方参考价则停留在了0.0026元。

“资金盘早期入场的至少还能赚点,而Bingo除了沈斌一个人以外,都在亏钱。”

在张强看来,作为一个交易所,Bingo没有交易量,也就没有手续费,整个交易所的收入恐怕都有问题。再加上糖果空投、谐振模式以及解封这些玩法都是别人玩剩下的,过时的东西。

“Bingo作为平台币,就应该活跃起来。可(他们)连个机器人都舍不得买。”

此外,讽刺的是,就在Bingo爆雷前几天,Bingo的软文还在以“解决用户的资产安全的终极方案”来进行宣传。



「 “如果相信叛徒,那就等着资产归零” 」


据Bingo前项目经理Zero介绍,在Bingo里,每个员工入职必须要认购Bingo币。而且沈斌许诺员工,一年内要将大家投资的Bingo转成虚拟股权 ,不过承诺一直未能兑现。

此外,在本月15日发工资的时间,工资并没有如期到账。

据五七介绍,当时沈斌表示,Bingo账户上的钱只能公司维持3个月,要求团队成员跟着他继续做一个新项目,如果不跟着做,就不发工资,并且之前认购的Bingo也会扣押。

“失败了那么多次,叫我们怎么再相信他?”

最终,在矛盾激化下,Bingo交易所成员和沈斌的翻脸。

DeepChain深链发现,在被曝光的Bingo交易所的地址里,资产已经所剩无几,只剩下0.008枚比特币以及0.00941238个ETH。


而一份曝光的录音表明沈斌疑似挪用用户资产进行投资。

“说来也惭愧,当时沈斌找我的时候,Bingo已经失败了两个项目,可惜我没有当回事。”

据李响介绍,沈斌是在2019年8月找到他的,考虑到沈斌之前在腾讯以及盛大的个人背景,加上互相之间也都算认识,李响便投了Bingo。

不过在今年1月份的时候,李响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今年1月份,Bingo和很多机构的合同都要到期,Bingo面临着履约。”

李响告诉DeepChain深链,事实上,沈斌已经离开了中国,跑到了新加坡。

当投资人向沈斌申诉时,沈斌则以冻结账号作为威胁。

“当时,沈斌扬言要把反对他的人资产归零,更表示要求社区分叉,当时我都惊呆了。”张强告诉DeepChain深链。


而在回复李响的话中,沈斌态度更为强硬。

“相信我还是相信叛徒(维权的员工)?相信我就继续等我,我没有跑路,还会有新的项目。如果相信叛徒,那就等着资产归零。”

关于维权事件,DeepChain采访到了沈斌,沈斌表示:“首先,Bingo现在并不是跑路,而是有成员在捣乱;其次,我会在一个月之后开直播回应此事。”

而当DeepChain深链问及为什么要在一个月后进行回应时,沈斌称,It’s a secret(这是一个秘密),并附带了一张笑脸。

目前包括五七、李响在内的多位员工和投资人仍在维权中。

“我们团队31个人,已经有18个人出来了,但还有13个人被沈斌压着工资。”
五七表示,一方面要积极维权,另一方面还要为没有脱困的其他员工争取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