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直播 | “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第十七期——分享嘉宾周沙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交流活动,将于今天中午12:00正式上线第十七期。

2019年12月3日 09:38 区块链 发展 对策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线上分享交流活动,将于今天中午12:00正式上线第十七期。

主办方: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区块链100分”& 31区

本期主题:《区块链的最新发展以及对策》

本期主持人: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 赵国栋

主持人介绍:

赵国栋,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国家大数据战略1142工程副组长、现任上市公司朗新科技、富邦股份、奥维云网独立董事、工信部专家库成员,中国计算机学会大数据专家委员会委员,首辅智库理事,盘古智库发起人兼学术委员。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导师。《大数据时代的历史机遇》、《产业互联网》、《数字生态论》、《区块链世界》、《区块链与大数据》作者。

分享者:周沙

分享者简介:

周沙,墨客区块链学院院长。井通科技CEO和MOAC区块链创始⼈,硅⾕风投基金OutpostCapital创始合伙⼈。周沙老师以笔名“井底望天”而广受行业人熟知。2011年起,周沙开始研究比特币,2013年在硅谷创⽴井通科技。周沙创⽴和投资了多个⾼科技企业,领域覆盖⾦融科技、⾼端制造、⽣物科技、半导体、社交⽹网络以及AR/VR等前沿领域。周沙也是一名著名畅销书作者,出版了《大国游戏》、《区块链世界》、《区块链与大数据》和《区块链与产业创新》等。

好兵:“区块链100分”第十七期即将开始。

赵国栋:我先来介绍一下井底望天

赵国栋:过去数年的时间,我只知道井底望天,不知周沙。我一直是井底望天财经周报的读者。周报中交互,大家都尊称其为井大。读他的周报给我的感觉是格局宏阔,一针见血。

赵国栋:我曾经画了一张图,试图简单化的描述社会巨系统的层次。从左到右自底向上各层级依次排列,技术—>产品—>业务—>公司—>产业生态—>经济—>政治—>大国博弈—>全球治理。

赵国栋:就是这幅图

赵国栋:简单的描绘这张图,是为了说明,我目前的研究的重心在于居于中间层次的“产业生态”。也就是说,我也出版了几本书,也算在业界有点口碑,但是这些思考,仅仅是在中观层次有所心得而已。

赵国栋:但是井大不同,他的知识体系贯穿了整个社会巨系统。

赵国栋:在全球治理层面,出版有著作《大国游戏》,不同于其他蜻蜓点水、隔靴搔痒的所谓著作,井大构建了基于地缘分析的整套逻辑,依此推演各国态势,纵横捭阖,所虑无不精,所预无不准。以为奇人。

赵国栋:井大财经周报涉猎内容无所不包,指摘时政、评点历史、臧否人物,引入入胜。而且每次周报都有大幅的章节来跟踪数字货币进展、点对点技术、共识技术等等内容。井大对于这些先进的技术,同样看的入木三分。我不禁大呼惊奇,真有人能从技术推演到全球治理。

赵国栋:现在数字货币成为各国数字经济竞争的主战场,各类移动应用成为数字经济的先锋官,技术不断融合、产业不断重组,当此之际,像井大这样具备极宏阔视野,具备技术穿透力的大家,当应世而出。

赵国栋:井大现在是“井系”一系列公司的精神领袖,区块链领域有井通、墨客,还有井机、井芯等,从名字看就是各类高科技、黑科技的集中营。

赵国栋:武源文也是我的好友。某天在井大周报上居然发现武源文加盟了井通,通过源文,算是结识了井大本尊。恰好井大、源文正在编写《区块链世界》一书,我就赶紧加盟,算作一份子。事实上我的区块链知识启蒙,就是来自这本书。

赵国栋:本周连续四天,都留给井大及其团队。考虑到北美和国内的时间差,分享时间安排的北京时间中午时分啦。

赵国栋:下面有请偶像级的井大!

周沙:谢谢国栋的简介,怕是有些名不符实,哈哈哈

周沙:我大致说一下,我对目前区块链最新发展的一些初步看法

周沙: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这个行业的思考,也希望各位行业的大牛指正。

周沙:今年来讲,我们经历了行业里面最重要的两个里程碑

周沙:一个就是美国的脸书来了联盟,要做超主权货币Libra

周沙:另一个就是10月底,习大大和中央政治局对区块链的集体学习

周沙:虽然这两件大事情,都是很短的时间里面发生的

周沙:但是能和这个比较的里程碑,就是2008年中本聪的白皮书和比特币系统的上线

周沙:政治局会议这次对区块链的学习,其实只不过是集体学习高科技的其中一个

周沙:但是比较特别的是,这次会议上了新闻联播的头条,占用了5分钟

周沙:算是开创了集体学习的先例

周沙:如果大家考虑到,对全球影响力来说,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多变,习大大其实是实际上全球影响力最大的一位政治人物

周沙: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政府层面上对区块链技术的重视和拥抱

周沙:比照于美国国会对脸书的Libra的各种质疑和刁难

周沙:对行业的影响和未来的走向,会有比较深远的意义

周沙:那么为啥这次会议会用这么大的规模出现?其实这个让体系里面的区块链的支持者,也有些意外

周沙:其实我们只要从今年华为上了美国商务部名单的事情分析

赵国栋:的确,这个问题需多政府官员都很关心

周沙:中国,美国和欧洲比较的话

周沙:在商业模式创新,在勇于尝试新事物上面,中国可以排在第一

周沙:但是在基础技术的掌握上面,中国排在尾巴,美国第一,欧洲或者日本第二

周沙:因此如果中国不重视这方面的话

周沙:加上中国的民间资本,没有美国这边的那么扎实

周沙:不会真正花心思,也缺乏耐性,去支持基础技术的建立

周沙:如果政府再不出手的话

周沙:很可能区块链行业,也会出现中兴化的局面

周沙:然后只要美国商业部一出手,马上就有啥行业巨头,被打出原形

周沙:这种局面,可能是不可能接受的

周沙:所以从这次政治局会议的意图来看,由国家出手,推进核心技术的攻关和落实,非常重要

周沙:如果这个基础不能得到保证,那么从应用层面来讲,国家就不会有很大的动力去推动行业的发展

周沙:这个就是这次会议会出现的落实方面的预期

周沙:那么对我们区块链行业里面的企业来说,有什么机会和可能性需要把握呢?

周沙:我觉得,对底层所牵涉的核心技术,能够参与的企业,非常少

周沙:会有少数几家初创企业,加上几家互联网科技的巨头

周沙:其实不怕和大家说,我们初创企业,如果啥东西做不来,绝对是钱不够

周沙:那些巨头的话,又不缺钱,估计做不出来,就是水平和认知欠缺

周沙:所以不说别人,反正对我们的团队来讲,资金到手,肯定可以交货,这个是没啥问题的

周沙:那么对其他不具备核心技术能力的团队,如何在这个大潮里面分一杯羹呢

周沙:可以预见,明后两年,会有很多地方政府支持本地区块链企业发展

周沙:而形成不少政府政务和公共服务的需求

周沙:所以我建议大家要在这个方向入手

周沙:其中包括区块链技术和知识的培训,人才的训练,等等,都会有很好的需求

周沙:这个是目前行业发展的一大块

周沙:那么另一块,就是和习大大他们开会不相关的,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领域

周沙:这一个领域,我个人认为,大家关注的方向有些错误

周沙:我认为,央行目前的DCEP,其目标还是现金市场,主要应用领域,还是支付

周沙:其实有一个更重要的市场,会出现很大的机会

周沙:就是关注金融衍生品市场的数字银行这个领域

周沙:因为这个领域,会对资产证券化,融资产品,资产清结算,等等,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周沙:所以这个领域,会比央行的数字货币这里,有更精彩的事情发生

周沙:有兴趣和资源的朋友们,可以在这里着手

周沙:这个就是我一些粗略的想法吧

周沙:先说到这

周沙:欢迎大家提问题

赵国栋:这些方向性的问题,的确是目前决定企业未来的

赵国栋:对于DCEP大家关注度很高,但是许多人不太了解。井大三言两语的说一下

周沙:好的,DCEP这里,主要就是双层建构

周沙:基本上不去破坏,现有体系的央行-商业银行系统

周沙:这里说一下,西方有一个理论叫溢出效应

周沙:基本上就是央行放水,放到商业银行,这里到大企业,然后中小企业,然后到一般老百姓

周沙:那么被大家批评的,就是中间的这些大头,把央行放的水全部给拿走了

周沙:最后中小企业和老百姓,饿肚子

周沙:那么如果央行的系统,可以让这些最终的参与者,进入,那么你就把商业银行的角色给清除了

周沙:大家只要知道,现在全国,或者全球,利润最大的行业在哪里。。。就在这些商业银行这里

周沙:所以二元结构,就是不碰这个禁区

周沙:在央行的地盘,那么就是把DC发给参与的商业银行

周沙:那么从商业银行这里出来,就来做EP,这里目前的态度,是不限制技术选项,大家百花齐放

周沙:搞砸了,央行不背锅

周沙:这一块的两难,其实是方法论问题

周沙:如果你对二元体系打击过大,会造成金融不稳定,而动摇经济

周沙:但是如果你一点冲击都没有,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吗

周沙:所以这个度,怎么把握,估计会吵一大轮

赵国栋:这是两种哲学思想,我记得井大也是反对比特币原教旨主义的,共识机制搞到一人一票的绝对民主,而是提倡代议制。走中间路线。现在看来DCEP相比Libra是不是更符合你原来的思想?

周沙:DCEP和Libra架构是不同的

周沙:DCEP,DC这里是一个联盟链,但是EP下面分支到不同的系统里面,这里EP1和EPn,可以有交集,但是可以没有交集

周沙:我觉得这里如何设计,并没有想好

周沙:Libra就是一个联盟公链吧,和井通公链,大概90%相似,唯一区别,我们跑了5年多了

张涵城:公链未来是政府主导吗? 

周沙:公链不应该政府主导吧

周沙:公链应该是公共设施,让各种企业和个人自由参与

周沙:当然如果牵涉到金融属性,该有的三反(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还是必须要有的

张涵城:现在中国出现了很多区块链数据库厂商,这些厂商基于区块链数据管理的最大竞争者会不会是传统的数据库中做区块链表的的厂商?

周沙:现在很多的区块链云,应该和我们说的公链或者大型的联盟链没比较性吧

赵国栋:Libra对这三反支持力度如何?

周沙:如果采取paypal目前的账户结构,应该是类似于支付宝这种强耦合

周沙:三反应该没有问题,但是从小额支付来讲,用户的匿名性和隐私权没有得到保护

赵国栋:感觉这是两难的问题

周沙:我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用我们的井证,就是区块链基础的个人数字身份

周沙:如果小额支付转账,就不用,但是如果超过央行规定的额度,就要附加数字身份

周沙:进入央行的报备系统

程清寰:请问老师怎么看平安的F1max这种联盟链?谢谢

周沙:平安这边我没有跟,可以给我一个链接,看看他们技术方向是什么

张晓眺:你如何预测Libra未来启动后对整个国际金融体系的影响?

周沙:我觉得Libra现在直接启动超主权货币,会有很大的政策反弹

周沙:所以他们可能会退而求其次,推出建基于美元稳定币的支付系统

赵晓眺:以及目前整个公链市场,各优秀团队都在跑,您如何看其中大家优势与差异?如何看未来公链市场格局?

周沙:国内的公链,目前我自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认为我们井通公链,是当然第一

周沙:目前链上的用户差不多200万

周沙:实际落地跑得比较好的应用,也有几个拿得出手的

周沙:其实从全球角度来讲,我们的应用也是真正商业规模的实体经济应用

周沙:不是以太坊上面那些过家家的游戏应用

周沙:其他的技术团队,众享比特也不错,也是和我们一样,2014年就开始入行

周沙:后面的一些团队,比如Nervos,还没有看到他们的东西,不好评论

周沙:不过看他们的白皮书,应该非常认真地参考了我的墨客的白皮书吧

周沙:尤其是分层的架构,就是用了墨客的思路吧

周沙:其他的团队,比如BATJ,就不评论了,毕竟不是在一个赛道上竞争

赵国栋:关于区块链基础的个人数字身份,我这里有个国家级别的课题,可以开展先行先试的工作。这块我们可以深入聊聊。

周沙:嗯,目前我们井通区块链和公安部的一所和三所都在合作

赵国栋:再提一个实际的问题

赵国栋:现在做区块链投资,应该重点关注哪些领域?

周沙:选择非常强的底层团队,然后就看应用项目,那些已经可以赢利的项目

周沙:我觉得,从应用来说,团队一定要是行业里面的创业高手

周沙:能够深刻理解行业的疼点,并理解区块链技术可以带来的变化

周沙:毕竟没有商业闭环的项目,你是不是区块链,还是解决不了赢利问题

周沙:就做成了2VC项目了

周沙:我在2008年的时候,在海外的西西河论坛上,有一大批粉丝

周沙:很多粉丝,都是CTO级别的

周沙:因为我本身也是硅谷高科技圈的

周沙:现在硅谷里面,有一堆上市公司的创始人都是我的旧同事旧朋友

周沙:所以当时在2012年,我是聊了大概硅谷的50个CTO级别的人,拉他们搞区块链

周沙:最后说服了10-15个左右,这个就是我的技术团队的底蕴

文延:我来问一个问题!

周沙:请问

赵国栋:文延是libra平民化的忠实支持者

文延:问题是:井系区块链及生态一直非常注重产业落地,但是我感觉好像在金融领域的布局并不多,至少不是井系自己直接参与,可能在帮助中国和海外一些金融机构布局生态,问题是井系未来会在金融领域加大投入或直接间接深度布局吗?如果有可以透露一些方向吗?数字货币,数字银行,保险,证券,基金,甚至在有可能部分地区合规的数字资产交易领域布局和投入。

文延:谢谢~~

周沙:在做了,这个月底你可以看到成果

周沙:现在处于保密阶段

程清寰:期待区块链对保险行业的结合

周沙:我们目前没有做保险相关的,但是数字银行,数字货币,央行结算系统,国家数字资产交易所,都有参与

周沙:只能说这么多了。。。

程清寰:谢谢老师

尾生:请问一般的老百姓用上dcep估计还得多长时间?谢谢!

周沙:数字资产交易所这个,目前各路人马都没有闲着

周沙: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讲,我是强烈推去中心化的架构的

周沙:dc推出的时间表还没有,所以不要期待过高

知多少:我们在推和欧盟有关机构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工作,希望有机会可以合作

周沙:好的,这个难度不小,有央行背书比较好

尾生:谢谢!主要是周围有人被机构用dcep画饼骗了。

知多少:先搭商业逻辑,再建贸易生态,然后是对接央行数字货币系统,有点人民币国际化的意思

周沙:是啊,你不解决应用场景,发出来dc,又没有毛用啊

周沙:关于dcep的,建议多读读小川行长的东西,里面有料

知多少:国内一定要因地制宜,因时而需,过于理想化或者地面的起飞都是虚幻

赵国栋:你的思路跟我们很接近。

程清寰:结合场景是重中之中,圣人训“知行合一”嘛

周沙:嗯,多谢大家的问题

程清寰:谢谢老师

知多少:哈哈,我从14年在清华大学接触区块链应用技术到现在就没变过思路,多年以前接受过央行的反洗钱培训,所以在国内要想玩别的花样怎么可能呢

赵国栋:时间过得很快。

赵国栋:大家如果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今天就先到这里了。

周沙:谢谢国栋,多谢大家捧场。

赵国栋:再次感谢井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