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上市破发、高管内斗 三大矿机厂商转型区块链魔幻之旅

多次IPO折戟,三大矿机厂商终于有一家率先登陆了资本市场。

2019年11月24日 14:52 嘉楠耘智上市 比特大陆

来自/金色财经

纽约时间2019年11月21日上午,全球第二大矿机巨头嘉楠耘智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市场,股票代码CAN。据了解,嘉楠科技此次发行1000万股ADS,发行价为9美元,募集资金为9000万美元,远低于公司此前预计募资的4亿美元。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之前,嘉楠耘智曾尝试通过“借壳”登陆A股,寻求新三板上市及港股上市,均以失败告终。

2016年至2019年,三大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都曾寻求港股上市,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对此,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在接受腾讯新闻采访时表示,“对于IPO,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suitability)。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 比如说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但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的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简言之,李小加担心随着国家对虚拟货币及挖矿的监管,严重依赖矿机生产和销售业务的矿机厂商难以找到新的增长点和持续的商业模式。为此,三大矿机厂商都开始将自身的业务往AI、芯片或区块链技术上靠近。为此,比特大陆调整组织架构,宣布公司聚焦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此的产品和服务;嘉楠耘智反复强调自己是AI芯片开发商;亿邦国际将自己的矿机业务放在区块链板块下。

但三家矿机厂商披露招股书显示,他们依然严重依赖矿机业务,AI产品、芯片和区块链技术相关研发才刚刚起步,收效甚微。2018年嘉楠耘智AI产品收入仅为30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增长为140万元。AI产品收入与一年近27亿元的总收入相比,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嘉楠耘智登陆纳斯达克市场为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的再度上市打了一针强心剂,但其上市首日的破发也让他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矿机业务之外,他们新的增长点到底在哪里?


嘉楠科技开盘价较发行价涨超40%,随后破发


嘉楠科技开盘价报12.60美元,较发行价9美元涨超40%。北京时间112月22日凌晨至5:00,嘉楠耘智的股价曾跌破发行价,股价在8.2美元和9美元徘徊。

2011年,张楠赓团队发明了中国第一台比特币矿机,并用日本动漫中一种武器的名字命名其为阿瓦隆一代,成为当时市面上算力最强的矿机。2013年嘉楠耘智成立,总部位于杭州,主营业务为专用集成电路(ASIC)芯片及其衍生设备的研发、设计及销售,并提供相应的系统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

在本次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再次提及了自己AI芯片开发商的身份。2019年3月,公司启动AI芯片商业化。嘉楠耘智表示,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与边缘计算相关的技术,以及人工智能应用中对ASIC的接受程度,对公司未来在产品多样化方面的成功至关重要。


定位AI芯片开发商 但矿机收入占大头


虽然嘉楠科技想将自己定位为AI芯片开发商,但从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矿机销售收入还是其重要来源。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构成可以看出,2017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13.03亿元,AI产品收入为零;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26.99亿元,AI产品仅为30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9.45亿元,AI产品为140万元。


从销售的矿机类型看,2017年嘉楠科技只卖一种矿机A7,当年收入12.96亿元;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类型扩展到A7、A8、A9,当年收入26.43亿元,其中A8系列产品占大头,营收24.3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矿机类型增加了A10系列,A8、A9、A10共销售了9.3亿元。

AI产品收效甚微也是比特大陆现在面临的难题之一。

比特大陆很早就意识到了挖矿行业的周期性风险,并于2017年宣布进军AI芯片行业。2017年11月,詹克团亲自发布了比特大陆的AI品牌算丰(SOPHON),以及首款AI芯片BM1680。次年3月份,比特大陆推出第二款云端芯片BM1682。“但这两款芯片的出货量都非常少。第一代几乎没有,第二代芯片出货量总数仅为几百片。因为芯片稳定性不够,有些卖出去还会被客户退回来”,有业内人士对深网透露。

此外,有接近比特大陆的行业人士对《深网》表示,詹克团之所以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出局”,除了其VIE股权结构外,更重要的是其詹克团押宝的芯片业务并没有起色,且给公司造成了15亿美元的损失。


发展或受监管及行业环境影响


随着国家对虚拟货币监管的加强,嘉楠科技等矿机厂商发展受监管的影响较大。

2018年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引导辖内企业有序退出“挖矿”业务,并定期报送工作进展。2019年4 月 8 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列为国家产业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的产业。尽管目前该新规仍是《征求意见稿》,尚未正式生效,但是一旦“虚拟资产挖矿活动”写入正式出台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的“淘汰类”,必将影响到国内虚拟资产挖矿行业及矿机生产商。这也解释了嘉楠科技为何反复强调自己是AI芯片开发商。

而据《深网》查阅11月6日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显示,在第一次征求意见稿中、处于淘汰产业的“虚拟货币挖矿”被删除了。据规定,淘汰类主要是不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严重浪费资源、污染环境,需要淘汰的落后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

此外,比特币行情走势也会影响矿机的销售。

嘉楠科技在招股书中透露,受2017年末比特币价格的上涨的影响,市场对A7和A8系列产品需求强劲,这推动了矿机平均价格的提高。2018年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扭转了这一趋势,尤其是在平均售价方面。因此,虽然A9系列产品具有更强的计算能力,但与A7和A8系列产品相比,其在比特币价格下跌后发布的平均售价更低。比特币价格在2019年持续下跌,直到2019年第二季度才开始复苏。由于比特币价格在2019年第二季度普遍回升,以及每台机器的计算能力提高,嘉楠科技2019年4月推出的A10系列产品平均售价更高。未来,嘉楠科技能否在AI等领域持续创新,能否减少对矿机业务的依赖,是影响其发展及股价走势的关键因素之一。


比特大陆、亿邦国际离上市还有多久?


三大矿机巨头之一嘉楠耘智已经登陆资本市场,成了“矿机第一股”,剩下两家矿机厂商比特大陆、亿邦国际离成功上市还有多久?

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上市之路同样一波三折。

2018年9月26日晚,比特大陆于香港联交所披露A1招股书,启动上市计划。招股书显示,其收入来源分别为矿机销售、矿池运营、矿场服务、自营挖矿以及其他。其中,矿机销售为主要收入板块,在2018年矿机销售收入达到了2.26亿美元,占总收入的比重接近90%。

2019年3月26日,比特大陆IPO申请失效。当天,比特大陆发布内部信,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由王海超担任公司CEO,并宣布公司将聚焦在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芯片以及基于此的产品和服务,并表示未来会在合适的时间,重新启动上市工作。

对于比特大陆来说,上市的变量不仅有监管及比特币行情,创始团队的“内斗”更像一个定时炸弹。就在官方将区块链定性为“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的4天后,还在深圳安博会推广比特大陆新版AI服务器的詹克团被吴忌寒“出局”了。

2019年年初辞去CEO退出管理层的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吴忌寒,在工商局将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以及执行董事由詹克团变换为自己,跟随吴忌寒多年的葛越晟出任新的监事。几天后,詹克团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声明表示,“被自己曾经最信任的合作伙伴、一起奋斗的‘兄弟’,背后狠狠捅刀的桥段真的会发生......我会拿起法律武器,让所有试图伤害和利用比特大陆的阴谋不能得逞!出差期间被背后捅刀,阴谋不会得逞”。

比特大陆的IPO之路并未因为“内斗”止步。有媒体透露,比特大陆已于2019年10月下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说明书,计划于2020年年初完成上市,最多募资5亿美元。

但由于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 “反目”事件还在发酵,比特大陆何时才能成功上市还是未知数。

亿邦国际2018年6月24日首次递交港交所上市申请,2018年12月20日,亿邦国际更新了招股说明书并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请,但这两次申请均已失效。


根据亿邦国际提交招股书显示,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区块链和电信设备。在区块链方面主要以销售“翼比特”矿机为主。2017年,其矿机销售占比94.6%,来自电信设备收入占比仅为5.4%。截止发稿前,亿邦国际并没有回复《深网》询问其是否会再度IPO的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