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原创】烤猫团队前成员:投资比特币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我们来一窥烤猫团队的过往、大矿工挖矿的生态以及对行情的见解。

2019年11月22日 18:17 烤猫团队 挖矿 比特币

来源/31QU

近段时间,矿机市场不太平静。

先是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于10月29日向员工发布重要通知,称“决定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时生效。”

一周后的11月7日,詹克团在朋友圈发布《让我们一起努力,共渡比特大陆非常时期》一文发起反击,称自己在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更换法定代表人”,被曾经最信任的“兄弟”背后狠狠捅刀,并表示会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回到公司。

接着11月3日,知名「阿瓦隆」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更新了初级招股书,显示计划总计募资约1亿美元,预计将于11月21日正式上市美国纳斯达克。

11月8日,有消息表示神马矿机CEO杨作兴已于日前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原因可能涉及与比特大陆的知识产权纠纷。北京时间11月21日,嘉楠耘智CEO「张楠赓」在纳斯达克成功敲钟,嘉楠科技(交易代码:CAN)上市美国。

此际31QU采访了前烤猫矿机团队(比特泉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位成员「王瑞锡」,他曾负责烤猫矿机的销售,亲历了烤猫的辉煌与衰落。在烤猫失踪后,他接手公司遗留的一批矿机。此外他还设有众多矿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矿工。

通过与王瑞锡的交流,我们来一窥烤猫团队的过往,大矿工挖矿的生态,以及他作为一个老韭菜对于现在市场的看法。

文 / 深度炼丹


烤猫矿机远古史 

比特币挖矿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个人电脑CPU挖矿-显卡GPU挖矿-区域可编程门阵列FPGA-ASIC专业矿机。

即将上市的嘉楠耘智是第四个阶段(ASIC挖矿)的一代鼻祖,而烤猫则是第二个开发出ASIC的个人。

烤猫的履历可谓一个天才:15岁便以全国第11名的成绩,从湖南邵阳第一中学考入中国科大少年班。随后一路深造,到耶鲁访学,攻读计算机系统方向博士学位。

2012年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宣布制造新一代ASIC矿机,并将于同年9月推出该产品,一时在bitcointalk论坛引起了ASIC矿机挖矿的讨论热潮。

2012年8月,烤猫在bitcointalk论坛发帖声称他们有能力制造Asic矿机,但是缺乏资金支持,希望通过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研制ASIC矿机。

募资以烤猫和中科大校友David在深圳创立比特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名义,进度很顺利,他们公开筹得16,000多个BTC,按照比特币当时的价格来算,其价值100万人民币左右。

2013年初,烤猫12.8G矿机顺利问世。同年的2月18日,烤猫矿机第一次挖出区块,一共50个BTC。

到2013年5月,算力市场成了烤猫的天下。王瑞锡侧面确认,“最早烤猫的机器很少,可能就两个屋子这么大,但算力能达到全网大30-40%,一天能挖1,000多个BTC。”

因为算力过大,引发51%攻击的恐慌。烤猫矿场迫不得已,主动向外售卖矿机,把目标设定为保持全网20%的算力。

但到了2013年10月,烤猫公司算力下降到仅为全网的4%左右。此时烤猫二代矿机芯片的研发遇到瓶颈,没能及时推出,并且出现芯片爆炸的问题。

2014年1月,烤猫第三代矿机也出现同样的爆炸问题,导致1万4千多张芯片滞销。加上新矿机定价太低,利润难以弥补研发投入的亏损。烤猫的事业陷入了低谷。

2014年年底,烤猫计划到瑞典考察矿场的时候,在机场神秘消失。从此币圈再无他的踪影。

烤猫消失后,烤猫矿机股票大跌,公司随之解散,烤猫矿机的一代神话从此终结。

随后王瑞锡与同事对比特泉公司进行了清退,同时接手了公司剩余的矿机。

至于烤猫团队的其他人,各有去处。据王瑞锡的说法:

其中一个公司的股东“David,他自己有几万个比特币,觉得也没什么干头了,就求学去了,游玩去了。”“他们处事非常低调,穿着很朴素,出行的交通工具也是地铁,你根本看不出来他们是这么富有的。”。

“一些做矿机维修的去了神马矿机”。

“还有一个股东本来是网络小说写手,叫小强(原名谢坚),他继续搞他的传统行业,写连载小说去了”。

而王瑞锡则继续待在币圈,从事着比特币挖矿,同时在2018年开了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虎符交易所」。

 

 大矿场挖矿生态:电费最低可达六七里 

币圈人基本都了解比特币挖矿的概念,或者买过矿机进行小规模挖矿,但对大规模矿场知之甚少。

据王瑞锡介绍,大规模矿场的分类不是按照矿机的数量,而是按照用电量来计算的,例如每小时5万或10万度电,这个规模在2014年那时已经属于比较大规模的矿场,而最大规模可能达到10万甚至20万度电。在数量方面,现在一个大矿场的矿机可达几万到几十万台。

挖矿地主要集中在四川、云南、成都、新疆、内蒙古等。其中四川、云南、成都等地区有很多汽水,当时国家鼓励清洁能源,许多私有企业建了一大批水电站。在能源过剩的时候,这些电就浪费了。而比特币挖矿刚好需要大量的电,因此这些闲置的电和比特币挖矿是一个很好的结合。

水电的特点是便宜:在丰水期,一度电的价格能到1毛,甚至7分、6分。但是有一个缺点是不稳定,水电厂基本只能在丰水期运行。如果到了冬天,水库结冰之后,矿机就需要大规模迁移,转到其他地方。并且在丰水期遇到泄洪、泥石流或者极端天气情况破坏了电机以后,都得停机——这是矿工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而内蒙古、山西、新疆等地的电是火电,火电价格会贵些,但它比较稳定,在甘肃、宁夏也有不少这种火电厂。这些电站都是大家去“跑”出来的。

另外王瑞锡将大矿工分为两类:囤币党和边挖边卖的。其中第一类的挖矿周期比较长,会将挖到的BTC屯起来,等待币价上涨,“他们基本都是赚的,因为电费都低”;第二类边挖边卖的就是从法币收益的角度考虑,跟正常开工厂一样,他们考虑的是投了多少钱,怎么回本,而不会去考虑BTC未来的增值问题。

但是目前的挖矿竞争非常激烈,对矿机制造商而言,矿机之间的竞争导致价格的下降,因此矿商的利润也越来越薄。对矿工而言,激烈的竞争导致挖矿回本的时间越来越长,从一开始的30天回本,到60天回本,再到90天回本,现在可能一年时间都回不了本。

至此,通过王瑞锡的第二个身份——大矿工——我们从他的视角了解丰富的挖矿生态。

 

 “投资比特币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王瑞锡的第三个身份是一个炒币人,作为14年就进场的老韭菜,他对数字货币市场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关于江卓尔不久前谈到的“减半牛市会不会来”,王瑞锡表示:“减半行情可能已经来了”,他呼了一口气,补充道:“可能从比特币价格5,000美元到现在,这一段的上涨其实就属于减半行情了,从5,000到14,000,这很有可能是减半预期所带来的增长。从目前来看,我个人还是非常看好比特币的。短期它的价格可能会下跌,但长期来看它的涨幅空间非常大,比特币的全球共识很强,比特币的信仰者也不在少数。所以不用担心比特币,它肯定是会涨的。”

同时他表示也看好ETH等其他币种,“其他主流币虽然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但是投资比特币肯定还是当前最好的选择。”

当谈到最近略显萧瑟的市场时,王瑞锡也表达了他的看法:“从整个市场预期来看的话,总是在大多数人失去信心的时候,才是新一轮价格行情的起点。所以到今年年底、2020年的时候,我觉得已经会有非常强的用户沉淀,后续市场肯定是往上涨的。而且我相信国家领导一定看到了比特币,国家层面也在这个研究、准备发行DECP,DECP将是一个跨时代的产物——这是非常有远见的。”

比特币浮沉十余载,仍茁壮成长,孕育了矿机制造商、矿工、投资者、交易平台、区块链媒体等丰富的生态,个人参与其中,命运也随之浮沉,谱写了丰富多彩的比特币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