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证券时报:Biki交易所叫嚣双11暴富100倍,和项目方围猎投资者

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产品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

2019年11月11日 11:34 biki 虚拟货币

来源/证券时报 

10月24日以来,区块链的热度急速升温。

尽管区块链技术不等于虚拟币,却有不少项目方借区块链之名,行发币之实,已有一年多难觅踪影的虚拟币发币宣传再次卷土重来,越来越多新手入局,种目繁多的虚拟币交易所也开始死灰复燃。

以Biki虚拟货币交易所为例,其大量上线“空气币”和“拉人头”,专注下沉市场,从币圈头部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手中夺得一杯羹。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已上线虚拟币逾150种,疯狂上币和发币速度让其备受争议。

11月10日,Biki社群志愿者发布了一张“Biki双十一狂欢节”的海报,旨在拉新人进群,其中赫然写道:燃烧Biki,暴富100倍,分享海报到朋友圈,瓜分3000USDT等值THP、IFACE代币,矿池持仓7天VOL,20%年化收益。

据证券时报记者深入调查,Biki的上币项目基本都是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的“空气币”,所谓的产品白皮书更是漏洞百出。在Biki社群交流群里,有不少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基本上所有项目都是奔着“割韭菜”去的,Biki交易所与项目方共同围猎投资人,但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我们也知道可能被骗,但就是抱着谁跑得快的心理,说不定能赚一波。”有投资人向记者坦承。


“空气币”卷土重来

“今年以来随着比特币价格重新回升,币圈社群又开始活跃,最近发币的项目方越来越多,宣传还是以朋友圈、微信群等社群以及垂直自媒体为主,好像又回到2017年的盛景,炒币暴富的鸡汤又开始了。”炒币者林先生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

近一年来,众多号称可供全球投资者炒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层出不穷,它们的服务器放置国外,公司注册地也在国外,但投资者却主要集中在国内。

比如,近来争议不断的Biki,总部位于新加坡。前火币联合创始人、金色财经创始人杜均个人投资Biki500万美元并担任联席CEO。自2018年6月成立至今,Biki发币已超过150种。

记者在Biki社群看到,客服人员频繁发送新的上币项目。10月28日~11月3日一周时间里,Biki上线了EVC、TUR、XQC、UNI、EIDOS、IOST、NEO、BTM、ONT等9种虚拟货币,每天至少都有一个新币上线。

这些新的虚拟币价格走势雷同,开盘即最高点,然后一路下跌,中途有投资者在群里发泄不满,认为自己被当韭菜收割时,价格会有所上调,然后继续波动向下。

比如10月31日新上线的TUR币(角塔币),上线第二天就跌破发行价。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TUR私募(币圈私募是一种投资加密货币项目的方式,也是加密货币创始人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时的价格4毛一个,于是买进去,上线第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收割,11月2日已经跌到1毛左右。”截至11月10日记者发稿,TUR价格显示为0.00786美元(约人民币5分钱)。“基本上没有价值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归零,没人托底,庄家割了一波就跑了。”该投资者说。

TUR币白皮书显示,Turret(角塔链)是一个利用区块链技术打破全球商业壁垒,实现经济自由化流通的生态公链,旨在为全球经济自由化流通,搭建一个便捷、高速、高容量、无障碍的金融基础设施,促进全球经济自由流通和快速发展。

但是,如果真的能够促进经济自由流通,为何全球金融机构弃而不用?从商业逻辑看,白皮书的内容几乎无法自圆其说。

这只是Biki上币项目乱象的冰山一角,其中还有不少诸如VDS、HDS、KTN等无底层技术团队,无实际价值支撑“空气币”。

Biki CEO李显冬在其朋友圈称其明星项目VDS,总发行量21亿枚,集资额逾13亿元人民币。李显冬称其日真实成交量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

VDS主要交易手段是用比特币兑换VDS币,从VDS走势看,这番兑换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似乎并不划算。

VDS在Biki上线之后经过短暂猛涨,触及12美元高点后便急速下调。截至11月6日,VDS价格显示为0.7017美元(约人民币4.877元),累计跌幅最高达94%。

Biki上线的另一虚拟币HDS币,甚至在项目白皮书中称“您承认,理解并同意HDS可能没有价值,HDS没有保证或代表价值或流动性,HDS不用于投机性投资”来为自己免责,合共32页的白皮书详细介绍的商业模式却无一款具体产品。

Biki交易所行情软件显示,HDS目前价格基本归零,为0.0001美元,价格走势同样是上线初期拉升一波后,就再无支撑,自由落体。

不只是Biki上币速度令人咂舌,头部虚拟币交易所火币全球的新币上线也有所提速。虽不如Biki,但也能做到平均2~3天上线一种新币。

以太坊社区中国成员、CoinWord共创发起人符德坤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打着区块链幌子发行代币的骗局,跟区块链技术没有关系。事实上,目前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本来就少,假借区块链项目的发币骗局对行业发展影响非常大,应该对其进行整顿。


虚拟币交易所再次活跃

2017年9月4日,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等七部委联合出手叫停ICO(首次币发行)融资。此后,国内ICO一度销声匿迹,几大交易所纷纷将服务器转至海外,云币网、聚币网等平台关闭。

随着比特币行情回暖,沉寂已久的币圈今年来明显活跃。资本方携带资金涌入虚拟货币交易所。比如,今年3月,杜均通过节点资本投资Biki交易所约500万美元。杜均表示,今年第二季度Biki收入超过1亿美元,节点资本账面回报超过100倍,投资虚拟币交易所的回报可想而知。

今年9月,杜均又投资了3家交易所,其在朋友圈表示,A平台的交易模式很奇葩,上线1个月,每天15万美元的手续费;B平台上线3个月,目前社区合伙人300人,本月收入250万;C平台主要走合规路线,拿了东南亚某国家的牌照,含金量还不低。

另一家知名度较高的币市(BISS)交易所也获得大都会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策源创投、涅槃资本、Alphacoin Fund等机构数千万战略投资。

有投资人表示,这一波通过投资交易所就能够赚快钱。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Biki交易所一个项目的上币费为15个比特币,按照11月6日比特币价格9425美元计算,一个项目上币费就接近100万元。以Biki目前一日一币的上线速度,单收项目方费用一个月就可达3000万元。有些项目方就是冲着Biki的活跃社群和用户去的,认为上线之后能够收割一拨,因此心甘情愿支付100万的上币费,最后却发现Biki交易所可能流量造假,收割用户不成,反被交易所收割。

Biki交易所CEO李显冬此前在朋友圈表示,Biki注册用户200万,日活跃用户13万,上线项目超150个, 5月日交易金额就已超过1亿美元。

非小号APP显示,目前面向国内投资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491家,但据某家海外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向记者透露,实际虚拟货币交易所可能高达上万家。为躲避监管,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选择将服务器转至海外,美其名曰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主要用户依然聚焦于国内投资者。

一位从某头部虚拟货币交易所离职的员工向记者表示,无论是币圈创业者还是机构,都挤破头想开交易所,主要基于三个原因。首先,交易所处在币圈的核心位置,上可以问项目方收费,下可以向炒币者收手续费,左右可以做钱包、矿池、资本,属于币圈的顶层收割机;其次,虚拟币交易所盈利模式是可以被证明的,用很小的团队撬开很大的资金量,从今年各类交易所层出不穷就可知道这个项目的受青睐程度;最后,虚拟币交易所还能满足特定的需求,比如洗钱,承接项目筹集资金,但风险很大。不过,他也向记者表示,虚拟币交易所竞争异常激烈,流量基本被币安、火币、OKex把控,想从头部已有份额中夺得一杯羹并不容易。

李显冬也曾公开表达过相同意见。他认为整个行业处在非主流和主流共识的拐点上,虚拟货币交易所是整个行业的基础设施和金融中心,是兵家必争之地,虚拟币交易所越大就越有话语权。

Biki交易所之所以能被杜均看中,主要在于其社群用户以及社群营销。拼多多专注下沉市场获取用户的路子让李显冬看到了希望,李显冬将获客的目标投向了三四五线城市,并设立好激励规则,比如每个给Biki带来资源、新用户、新项目的人,都能获得Biki的奖励,也即“拉人头”。

更为夸张的是,有一些社群的志愿者会在群里表示“我已经做好了梭哈Biki的准备,本次梭哈将获得蚂蚁金服、腾讯、京东、美团、百度、360、新浪的战略投资”,以此来号召群成员在Biki加大资金投入。

有志愿者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通过“拉人头”的方式,Biki迅速建立了100多个微信群,并且在群里分发每日即将上线的新币,让炒币者关注,然后通过“喊单员”(即币涨起来的时候在群里说信仰,跌下来的时候大声喊赶紧跑,被业内人戏称“韭菜催化剂”)对投资者进行心理干预。这种拉人、建群、喊单、推荐新币的模式像极了传销。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在Biki多个微信群里,发现其微信群成员,有不少僵尸粉,比如一个群里叫“放肆”的有几十个,叫“小可爱”的多达13个,叫“李晓琪”的有10个以上,且经常有人投放色情广告,微信群质量堪忧。


交易平台暗藏巨大风险

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Biki目前团队30多人,多为公关、运营和商务团队,技术团队全部外包,ChainUP(链上科技)为Biki的主要技术提供方。在团队人员只有30人左右的情况下,一天一币的上新速度,Biki是否认真审核项目方的资质令人质疑。

对于Biki平台上的那些山寨币,9月20日,Biki联席CEO杜均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币安最早也是靠山寨币起家,3个月上线超过100个项目,这些项目原来都是聚币网、云币网等交易所的用户,由于2017年9月4日受到政策影响被关后无处可去,都去了币安,故事都是有轮回。

在Biki社群里,当记者问及如何才能在Biki交易所发币,要符合哪些资质时,有一位同样是做交易所的商务经理向记者表示:“资质都是虚的,如果你要上币,可以跟我合作,我们是新加坡BitSG交易平台,花钱就能上。”

上述商务经理继续称,一般要想在平台上币需要有一个商业逻辑搭建,即参考现有业务模式,分析企业优势和行业痛点,然后将其与区块链技术结合,设计一个能解决行业痛点的孵化方案;其次,撰写白皮书,有专门的模板;第三就是代币设计,发行多少由项目方决定;第四,品牌设计加上市场推广,通过区块链垂直自媒体进行轰炸式报道,社群对接,进行病毒式营销;第五,私募(基石轮),借助前期预热,通过线下路演,向已经确定的私募投资方根据代币分配方案进行基石轮融资,然后再通过社群代投方式向公众融资;最后根据项目方需求推荐交易所上币交易,实现币值流通,甚至还有专业的币值管理,也就是币圈所说的坐庄。

不仅是上币质量堪忧,虚拟货币交易所全都涉及场外交易(OTC),即炒币者先在场外用人民币购买USDT(稳定币,可以和美元进行1:1兑换),然后再利用USDT去购买虚拟币。

符德坤向记者表示,虚拟货币交易所之所以推出OTC功能,就是为了绕开监管,吸引投资者入场,但这样的交易会导致监管难度加大,同样还涉及洗黑钱。场外交易用户更容易脱离平台私下交易,导致资金流向难以追踪,这种潜在风险不容忽视。绝大多数交易所是目前币圈乱象的根源和毒瘤,是重灾区,应该重点监管。


币圈乱象亟需监管

11月4日,一家号称“炒币神器”的BISS交易所在网站公告称:“目前BISS部分业务负责人正积极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工作,调查结束后,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恢复正常业务。”

有业内知情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BISS运营公司名为北京速子科技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及高层领导在10月30日被警方带走调查,目前被调查原因主要是涉嫌诈骗以及洗钱。

与大多数虚拟币交易所业务模式一样,BISS同样依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发行平台币实现盈利。此外,BISS还涉及炒股交易。据BISS网站介绍,其开通了币股交易,即用户可通过法币兑换USDT完成充值,从而在平台上购买美股,相当于利用USDT国际流通的特性购买国际股票,绕开了外汇管制。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宝向记者表示,币市的币股交易本身就属违法,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构成非法经营罪。其次,我国对外汇实行强制管理制度,即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我国境内从事外汇买卖,结汇业务,必须获得国家外汇管理部门的许可并在指定场所进行。币股交易模式已经触及了外汇管制这条底线,涉嫌变相实现用人民币不限额地兑换美元。

朱宝表示,除了BISS被立案调查外,其他在运营的虚拟币交易平台也可能涉嫌违规经营,随着监管方的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也将面临严监管。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滨江学院企业教授、中国自动化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委员刘峰认为,当前虚拟货币交易所门槛很低,仅需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然后买个域名即可,这种交易所实质上只能算是一个网站,而这种非法网站数量可能达上万家。

“当前市场对区块链技术有所误解,片面地与比特币、虚拟币联系在一起。”火讯财经创始人龙典向记者表示。

近期《人民日报》刊文指出,区块链创新不等于炒作数字货币,应防止利用区块链炒作空气币。由此可见,官方态度非常明确。

对于炒币、发币行为,香港证监会态度同样明确。11月6日,香港证监会公告表示,在香港任何交易平台或人士若在未获得牌照或认可的情况下发售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或为虚拟资产期货合约提供交易服务,均可能违反《证券及期货条例》。证监会不会就经营有关虚拟货币的交易批出牌照或认可,即在香港设立虚拟交易所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一经定罪,将会受到刑事制裁。

关于如何对区块链进行监管,避免其成为下一个P2P,熵链科技创始人陈意斌向记者表示,目前监管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监管主体责任未明确,比如具体由哪个部门来对区块链进行监管,因为区块链涉及多个领域的应用,所以监管主体责任不明确,地方部门很难开展监管工作。短期内,政府应该会更多正向引导区块链技术创新与应用发展,对于区块链行业的各种乱象,政府也会很重视,只是何时像整顿P2P一样还未有明确时间表。

国研智库创新科学园副总经理高宏认为,区块链监管方面,管理缺失和过度监管都会影响其创新发展,因此沙盒监管应该是行之有效的,即重点示范,开展政府管理试点,围绕核心企业或核心应用场景开展企业或行业级试点。

赛迪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刘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应该积极探索和制定区块链技术及应用的行业管理办法和安全监督机制体系,加强对敏感行业应用的监督与管理,比如针对数字货币中数字身份管理,数字资产存储与兑换法则,经营牌照,业务范围,信息披露,跨境资本管理等内容,加快相关法律和监管政策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