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BM对EOS治理提案及其争议

从持币人的角度,从生态发展的角度,BM提案是否照顾到了多数人?未来的EOS治理会被区块生产者主导,还是Block.one主导?他们中任何一方会真正关注持币人的利益吗?

2019年10月30日 18:31 EOS 区块链

来源/蓝狐笔记

前言:

区块链治理不仅涉及到参数调整或软件升级等,更涉及到不同参与者的利益调整。关于什么是好的治理,永远是有争议的。BM近期对EOS权益质押池的提议有人赞成,也有人反对。下面一共两篇文章,一篇是BM的提议文章,一篇是一位社区用户Alexli的反对文章。不同的看法背后代表了不同的利益诉求,所以,不要轻易听从任何一方的看法,要做出自己的判断。

那么问题来了,从持币人的角度,从生态发展的角度,BM提案是否照顾到了多数人?未来的EOS治理会被区块生产者主导,还是Block.one主导?他们中任何一方会真正关注持币人的利益吗?会真正为生态的长远发展做出最好的治理决策吗?普通的持币人真正参与了治理了吗?EOS通胀率合理吗?为什们不能根据市场的需求调整通胀率?只是因为跟系统的安全相关吗?......这里有太多的问题需要思考了。也欢迎留言探讨。


区块链治理建议

区块链治理的目的是为尽可能多的人的最大利益做出决策,同时最大程度地减少一小部分人以这种方式行事的机会:牺牲社区来满足自己。

关键是利益的一致,并在网络无法发挥其潜力的情况下,选择损失最大的各方。真正的权益证明与长期利益保持一致,并将控制权交给哪些有长期承诺的人手中。

从可以客观证明的观点看,我们保守地假设所有投票给一个区块生产者的账户都由该生产者所拥有。我们也可以将投票和“购买投票”看作是为了进入排名前列的区块生产者的“权益租赁”。由于以无须信任的回购协议进行的租赁和售卖几乎没有区别,这种行为没有什么不道德的,试图阻止它事实上是对所有权权利的潜在侵犯。

为了确保除长期远景和“将自己利益押注其中”,只有哪些将代币长期锁定在权益合约中的持币者才有资格投票。他们赚取的质押收益可以补偿其流动性的损失,并且其收益应该与代币锁定的时间长度成正比。最好是基于市场确定的利率将代币锁定尽可能长的时间。

因此,我提议创建6个质押池:3个月、6个月、12个月、2年、5年以及10年。在一个代币供应量为10亿的网络中,每个池每年将收到500万代币收益(假设网络100%可靠地运行)。(蓝狐笔记注:6个池,平均每个池500万代币收益,难么一共3000万代币的增发,这意味着通胀率达到3%,虽然每个池收益都是每年500万的代币,但由于越是长期的池,参与人越少,所以其收益也会越高。而3月期和6月期有更好的流动性,参与的人们会更多,这意味按比例获得的收益也会越少)

用户可以买入质押池,以按代币比例分配池中的收益。用户的投票权重取决于他们在每个池中的所有权的百分比总和。这表示支付给不同质押池的年通胀率为3%。

从质押池中提取资金最多每周一次。3月期质押池中的代币可以按每周大约7%的比例提取。10年期质押池中的质押代币可以按每周0.2%的比例提取。

权益池中的代币从“资源”池中取出,因此,它无法借给REX,这为REX中的所有代币增加了单个代币的带宽。权益质押池可以看作为债券,代币现在从流通中撤出,并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以从通胀中获得利息的方式重新回到流通中。

只要你的代币保留在质押池中,它们就会有复合利息,所得收益跟在每个池中的质押总额成正比。质押代币可以毫无延迟地从更短期的池转移到更长期的池中。因此,代币持有人可以随时将其3月期池中的全部代币转移至10年期的池中。然而,你无法将代币从十年期池转移至更短期的池,只能以每周0.2%的速率提取。

这种质押系统的结果是,市场力量将会基于对权益力量和流动性需求的平衡来设定收益率曲线。更多人愿意放弃3个月的流动性,因此,他们将获得较低的收益和更少的权益力量。

一旦每个人都进行质押和投票,将按照“一代币一票”的基础来选择21个区块生产者,按照质押代币的百分比进行加权。这些区块生产者基于其票数多少按比例获得报酬,而不是基于每个区块获得报酬。

向区块生产者支付跟其票数线性关系之外的任何东西都会鼓励女巫攻击,并导致力量的集中化,而不是将力量分散到21个不同的区块生产者上,有一人试图控制两个或更多个插槽时,可能只有20个或更少。(蓝狐笔记注:一共只有21个插槽,如果一个人控制多个插槽,意味着其他人机会的缺失)

区块生产者的报酬应降至每年代币供应量的0.5%(按全球可靠性打折,这里意思是说运行的可靠性)。最终来说,最大的代币权益持有人将可能控制谁是区块生产者。因此,支付给权益质押池中的收益很有可能流向哪些运行生产节点的相同一群人。

如果网络无法确保可靠地生产区块,那么,世界上的所有去中心化都无济于事。因此,所有通胀都由提高到10次幂的7天平均可用性来衡量。在99%的可靠性下,总通胀率将是最大通胀率3.5%的90%。

如果区块生产者开始错过区块,可靠性下降到97%,那么每个人的收益将下降至最大年收益的73%。这意味着,如果投票者(权益持有人)不给可靠的生产者投票,他们会遭受到惩罚。

预期结果

交易所将无法用用户的代币进行投票,因为大多数的代币控制权都与长期质押合约捆绑在一起。一代币一票的模型,以及按票数比例获得收益,这将终结两个区块生产者由一个主体控制的局面。

通过只有质押代币才能投票,我们确保每个人都想要成为在其中押注了自身利益的区块生产者,即使最低的生产者插槽也可能是可靠的。

也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结果是由此发现真正基于市场的利率和年收益产出。较小的权益质押人可以通过参与长期质押池获得额外的影响力和更高的收益。

REX将定义最短期(3天)的质押池收益,在REX中的代币将不再具有投票权。这些寻求收益的努力应该移至质押池。这个提议中的所有内容均供社区考虑,并且可能是许多可行的解决方案之一。

 

为什么我们不支持BM和EOS纽约的EOS主网治理提议?

EOS主网于2018年由超过15%的主网代币持有人激活,这代表了代币持有人的意愿,它也使社区让EOS成为EOS主网。这是在区块链世界中“民治”的真实模型,DPOS的共识也由此衍生而来,这是一条由代币持有人授权的链。这也使得这些侧链无法与EOS主网相竞争。这在过去不可能,现在和未来也不可能。

因此,EOS主网的规则也被大多数代币持有人认可。这是不可否认的。任何重大的更改的前提都应该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涉及到主网区块生产者的报酬共识也应该在多数人同意的情况下更改。

让我们回到问题本身。为什么需要提出改进提议?有什么改进?成本有多少?我们需要这种规则吗?这些规则真的可以解决问题吗?

答案是不。这是不值得的,而且成本太高,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首先EOS是一个市值超过40亿美元的项目。任何重大的改变都会影响到代币持有人的权益。

首先,这两个提案都将改变当前通胀模型。当前的通胀率是1%,也就是说,大约每年1000万EOS会支付给区块生产者,以维持网络的运行。这部分的价值大约是每年3000万美元。

根据BM的提议,系统的总体通胀率将提升至每年3.5%,其中3%将分配给质押池的代币权益持有人,一共有3个月、6个月、1年、5年以及10年的质押池,而区块生产者的收益将减至0.5%,并取消备用区块生产者(蓝狐笔记注:BM原文中还有2年期的质押池)。这意味着什么?通胀率为3.5%意味着,每年将增发1.1亿美元价值的代币。

这会削弱我们代币的价值。当前的质押池中已经质押超过50%的代币,这已经很大规模了,因此,它无法支持更多的代币进入质押池。如果为增加代币价格有必要锁定代币,那么,这看似不太可能。取消备用区块生产者,会让网络更加中心化。其他“小的”有理想有雄心的区块生产者将没有任何机会,这是不理想的。

因此,这个让整个市场支付1亿美元代价的提议能最终解决问题吗?不,它不能。交易所的区块生产者将仍然在排在前21位。

至于EOS纽约的提议,它建议完全取消区块生产者1%的限制,并将区块生产者收益和Rex动态联系起来。并且,它还建议引入选民拐点,将很多复杂算法引入到区块生产者的回报中。它为代币持有人解决了什么问题?没有,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唯一解决的问题是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只是为了移除限制,且什么是实际年化通胀?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可以获得直观的数字。有人能控制它吗?当然是可能的,它跟Rex和投票息息相关。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去解决他们想要解决的问题值得吗?显然,这不值得。

这些所谓的改进到底有什么改进?没有。他们想要改进的只是他们认为应该改进的。因此,这个问题无法解决,且通胀在增加。这对于代币持有人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熊市。市场萧条。其他项目试图减少通胀,例如ETH2.0,他们将适应市场环境,并降低通胀。

主网治理是否有现实的改进吗?或者这些提议中有任何优点吗?

当然有。例如,关于改进网络质量的部分——区块生产者的收益跟他们的表现挂钩。这将会对哪些丢失区块的区块生产者施加惩罚。此外,在当前基础上增加让备用区块生产者随机产生区块的功能,会让整个系统更加去中心化。

附带说明一下,如何在熊市期间达成“为持币人服务”的目标?问题很简单:重视代币持有人的利益,重视代币持有人的意见。在法律上,Block.one肯定跟EOS主网无关。是社区启动了主网。同意启动主网的代币持有人跟ERC-20的EOS代币持有人没有任何关系。那么,Block.one在主网上的角色应该是什么?值得深思。但无论如何,EOS主网的主要治理主体应该是代币持有人和区块生产者。

DPOS授权来自于代币的持有人,区块生产者基于代币持有人的意愿决定当前的模式。这是“持币人享有”的模式。任何人不应该凌驾所有代币持有人的意愿。因此,如果提议没有得到支持,代币持有人要做的:很简单,投票。支持不支持这些提议的区块生产者。

补充更新:对于BM的提议,有个问题:

当前,Block.one有1亿代币进行10年的抵押。很明显,B1是市场上代币最多的主体。按照BM的提议,我们假设3月/6月/1年/5年的质押池是不同的权重,只有排名前21位的区块生产者,且没有备用区块生产者。让我们假设每个抵押池的权重不同:

  • 10年期质押池的代币权重:10
  • 5年期质押池的代币权重:5
  • 1年期质押池的代币权重:1
  • 6个月期质押池的代币权重:0.5
  • 3个月期质押池的代币权重:0.25

Block.one有1亿的选票。它选择10年期,这意味着10的权重。这样相乘的效果就等于10亿的选票,甚至在市场上即使有9亿选票选择1年期,其选票权重也只有9亿,小于B1。

即使每个权益池的权重相同,每个权益池的权重也是独立的,并假定:

  • 10年期抵押池的投票权重为1,B1有5000万票;
  • 5年期抵押池的投票权重为1,B1有3000万票;
  • 1年期质押池的投票权重为1,B1有2000万票;其他代币持有人有2000万票;
  • 6个月期质押池的投票权重为1,其他代币持有人有1亿票;
  • 3个月期质押池的投票权重为1,其他代币持有人有1亿票。

实践中,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长期。当前只有B1选择长期。通过这种配置,B1可以很轻松获得10年期和5年期质押池的所有权重,以及1年期质押池的一半的权重,从而获得总票数的50%,而其他代币持有人只能有50%的权重。

代币持有人总有不同的观点。因此无论如何分配,通过质押池的加权效应,它都会导致这样的假设,B1可以利用这些投票来控制区块生产者,这对于去中心化来说是不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