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肖风:区块链不仅是新技术,更是新的机制设计

此文为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风为上证报最新撰文。

2019年10月28日 12:52 区块链 肖风

来源/上海证券报

■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集成技术,更是一种去中心、信息共享、共识的新组织形式,其规则设计旨在依靠网络结构中多个节点之间的博弈,来实现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的复杂交易,并以计算机应用程序和算法的形式展现。

■区块链是一种能实现既定社会目标的信息分散决策机制。较之中心集权机制,区块链机制具有两个优势:其一是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有效性;其二是激励相容,较好地解决了非对称信息导致的机会主义行为。

■区块链更为重要的是要运用经济理论来设计和创建能产生一定均衡结果的“规则”或算法。经济学的机制设计理论和网络理论、密码学、计算机技术、人工智能的有机结合,将极大地推动区块链这种颠覆性创新在新时代新经济中开花结果。

 

区块链思想和技术的来龙去脉

自中本聪在2008年发布《比特币白皮书: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一文开始,有关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的研究与应用逐渐增多。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区块链只是一个技术人员和创业者在小范围内讨论的话题。

自2017年以来,社会各界对区块链、加密货币和智能合约的关注度迅速升温,区块链成为大众讨论的热门话题。有乐观的观点甚至认为,区块链技术是继大型机、个人电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之后,计算范式的第五次颠覆式创新,是人类信用进化史上继血亲信用、贵金属信用、央行纸币信用之后的第四个里程碑。

追根溯源,区块链技术的设计思想来自于东罗马帝国时代的拜占庭将军问题。区块链本质上就是设计一个分散决策的动态博弈机制或者算法,通过信息传递来解决非对称信息中多个代理人的一致行动。

从底层技术上看,区块链是一种将点对点传输技术、分布式技术、密码学、网络理论等成熟技术综合运用的新技术。在2011年,Vitalik第一个通过比特币发现了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并在2013年11月出版了《以太坊白皮书》。

从功能上看,区块链的核心优势是去中心化,通过运用数据加密、时间戳、分布式共识和经济激励等手段,在节点无需互相信任的分布式系统中,实现基于去中心化信用的点对点交易、协调与协作,从而为中心化机构普遍存在的高成本、低效率和数据存储不安全等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从思想演进看,凯文.凯利2016年在《失控》一书中指出,分布式系统具有四个突出特点,即没有强制性的中心控制、次级单位具有自治的特质、次级单位之间彼此高度链接、点对点之间的影响通过网络形成了非线性因果关系。凯文.凯利进一步指出,与其说一个分布式、去中心化的网络是一个物体,还不如说它是一个过程。

从应用角度看,BATJ(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互联网公司在区块链领域积极布局,推动区块链产业的发展。2018年5月,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中心推出了《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各地政府也积极从产业高度定位区块链技术,政策体系和监管框架逐步发展完善。马云在2018年表示,阿里目前重点投入的三大核心技术,一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主的技术,另外两项是区块链技术和物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加上互联网金融,今后才有可能打造21世纪数据时代、信息时代的金融体系和标准。

从研究者的角度看,区块链也逐渐进入主流研究者的视野。芝加哥大学丛林教授和何治国教授于2018年3月在NBER发布的工作论文《区块链颠覆和智能合约》中,证明了区块链这种去中心化制度设计有助于增加社会福利,提升消费者剩余。宾夕法尼亚大学方汉明教授在2018年6月表示,宾大经济系的教授们自发组织了一个学习小组。学什么?区块链和比特币。我们轮流读文献做报告,讨论区块链的机理,研究它们的密码学和经济学基础,以及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开创性应用。

 

区块链是分散决策机制

在我们看来,区块链是一种用分布式技术构建节点与节点间相互关系的方式,目的是依靠网络结构中多个节点之间的博弈来实现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的复杂交易。如果从经济学的发展历史角度看,首先区块链直接挑战了在经济学理论和实践中,争论达百年之久的中心和去中心两种机制,即集中的中心集权机制和分散的市场决策机制;其次,区块链的根本特点也挑战了传统的微观组织结构,是一种完全独立于企业的全新组织。

区块链不仅是运用到实体经济的一项新技术,而且还是与传统经济机制竞争的一种组织或制度设计。区块链的优点是解决了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有效性和激励相容的问题,缺点是机制的信息成本很高,需要借助于密码学、网络结构、云计算、大数据、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和算法来实施。

 

中心集权机制

在传统上,中心集权机制是指拥有私人信息的个体们向一个中心计划者直接报告各自的类型信息,比如边际成本、边际效用、边际收益、消费需求等,然后中心计划者根据个体们报告的信息,制定出每个个体的生产向量,如产量水平、投资水平等,以及消费向量和货币转移支付,并下达给每个个体。其中,中心计划者需要求解包括数以百万计联立方程的投入产出表。

■在经济理论发展历史上,中心集权机制是机制设计中最为重要的一种制度安排,其理论基础缘起于吉巴德、梅耶森等学者提出的显示原理。显示原理的含义是指,在非对称信息的经济环境中,任何一个间接机制的均衡结果都可以由一个具有独特数学结构的直接显示机制来复制。显示原理的提出,极大地简化了机制设计工作,使得机制设计工作可以聚焦于去设计一个具备良好性质的直接显示机制。从博弈规则和信息传递方式来说,中心集权机制就是一种直接显示机制。

 

区块链机制

区块链的技术基础是分布式网络构架,具有去中心、分中心及信息共享、共识、共担的组织结构特征。从机制设计的角度来看,信息共享和共识表现为参与者之间相互传递信息。

■区块链不仅仅只是一种新技术,更是作为与传统经济机制竞争的一种组织或制度设计,帮助传统实体经济交易从集中层级组织中退出,回归到分散决策的市场中。基于这样的认识,其在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当然需要指出,区块链机制扩大了信息空间的维数,同时也给每个个体施加了更复杂的计算任务。

 

区块链机制满足激励相容和帕累托最佳

在近百年来的社会发展实践中,中心和去中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制度安排,表现为集中的中心集权机制和分散的市场决策机制。早期,如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耶克对计划经济质疑的“经济计算问题”。在哈耶克看来,各种经济现象之间密切的相互联系使我们不容易把计划恰好停在我们所希望的限度内,并且市场的自由活动所受的阻碍一旦超过了一定的程度,计划者就被迫将管制范围加以扩展,直到它变得无所不包为止。近年来,如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赫维茨敏锐地发现,机制设计的最首要任务是构建评价一个经济制度优劣,且能被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认同的标准。信息的有效性、激励相容和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有效性是经济学界普遍接受的三个标准。

 

区块链机制运行的信息成本高

哈耶克批评计划经济的一个重要理由是“计划经济收集信息和计算方程组所需时间过长”。如果用数学语言表述,就是由于在高维的参数空间中,每个个体需要验证很多方程,所以信息空间也很“大”。因此,机制设计之父赫维茨指出,信息成本是机制设计者必须要考虑的基本标准之一。其中,信息有效性是判断一个经济机制优劣的重要标准。在度量信息有效性的各种方法中,信息空间的维度大小是其中的一个方法,信息空间的维度越大,表明机制运行的信息成本越高。

区块链这种分布式机制运行的信息成本是很高的。事实上,为了避免共谋的流行,必须配有交叉确认,也将使得信息处理成本增加。所幸的是,随着大数据、智能计算机、云计算技术以及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计算效率有了极大的提高,这将有助于降低分布式机制运行的高信息成本。目前,一些分布式商业模式应用能够成功落地的前提就是计算技术、信息储藏技术的迅速发展。

 

区块链机制满足激励相容

社会选择和机制设计中普遍碰到一个难题,即拥有私人信息的某些个体会采取“隐瞒偏好、扭曲事实或者故意混淆视听”的机会主义行为。个体追求私利的机会主义行为往往违背了集体利益或影响社会目标的实施,造成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无效性。一个好的经济制度只有满足激励相容,才能很好地协调拥有非对称信息参与者的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的一致性。因此,激励相容是衡量经济制度优劣的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准,机制设计理论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就是非对称信息下的激励问题。

区块链机制满足激励相容,中心集权机制不一定满足激励相容。原因在于,首先在区块链机制中,对于信任,各个交易环节交叉验证,个体造假的概率几乎为零。因此,区块链机制信息为真的概率为1。其次,在中心集权机制中,参与者报告的信息未必是自己的真实类型。区块链机制信息为真的概率高于中心集权机制信息为真的概率。

 

区块链机制导致帕累托最佳配置

对制度的评估应以帕累托有效性作为标准。其原因在于帕累托有效性是新古典经济学关于效率的一个最基本评价标准。不论是直接显示机制还是区块链机制,最终都要涉及资源的配置。就资源配置而言,区块链机制导致帕累托最佳配置,中心集权机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效率或福利损失。其原因在于,区块链机制较好地解决了信息非对称问题,中心集权机制存在非对称信息问题。

众所周知,非对称信息会造成资源配置的帕累托无效率,这是困扰所有组织和制度设计的核心问题。设计者可以设计一组激励机制来减少或避免效率损失。从数学的角度来看,设计者在激励相容约束和参与约束下,设计一组机制以最大化社会福利。激励相容约束和参与约束的冲突俗称委托——代理矛盾,构成了信息非对称下机制设计的根本矛盾。当设计者使两难冲突达到一种平衡时,其所设计的激励机制就是最优机制。显而易见的是,设计者所设计的最优中心集权机制所得到的资源配置结果是约束帕累托最优的,与无需信任的区块链机制达到的帕累托最优配置相比,出现一定程度的效率或福利损失。

 

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不可估量

凯文.凯利在《新经济新规则》一书中指出,在未来的十几年中,新经济带来的巨大利益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对分布式和自治式网络的开发和利用。作为资源分配的一种全新的分散决策制度设计,区块链机制在互联网经济时代异军突起,对人类社会的冲击和影响不可估量。

(肖风系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田存志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肖欣荣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锐系北京中科晶上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