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我们正在面临比去年底更寒冷的熊市?

不玩了,币圈没戏了。

2019年9月5日 11:43 熊市 币圈

来源/区块律动

投资者周蓝退出了群聊。

这是一个 2017 年牛市建立的炒币群,起初进群需要发 500 块钱的红包,就是这样也挤满了 500 人;两年过去了,现在群里只剩下不到 300 人……

群里虽然都在讨论山寨币,但只有比特币在涨。

截至今年 9 月 4 日,比特币占比达到 70.5%,创下近 30 个月来新高, 成交量创下近 5 个月来最低;以太坊对比特币的汇率回到 2016 年 3 月的水平,那时 ICO 热潮甚至尚未引爆;山寨币的交投活跃度跌至历史冰点,币安的比特币交易区中有十几个山寨币的日均交易量跌破 5BTC……

终于,一些山寨币的信仰者开始扛不住了。

币圈,是不是快要死了?我的选择还有没有未来?

这是每一个投资者和从业者最不愿意面对,却最现实最深刻的问题。区块律动 BlockBeats 采访了行业内不同领域的参与者,希望他们的想法能解答你的疑惑。


80% 炒币、追热点,20% 做实事

「做事烧掉大把钱,打不起水花,抢不到用户,公链又做不过以太坊,还不如炒币来得直接实在。」一个诞生于 2017 年底的项目方老 C,私下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记者透露出了真实的想法。

「我们也尝试过做事,可惜融到的 ETH 没有高位套现,最后也没办法,只能雇了几个日常维护 Github 和周报的人。」老 C 的言语中暗藏着无奈和推卸。

2017 年底,一份天马行空的白皮书,便能轻松融资几万枚 ETH,价值数千万美金,还能有多少初创团队能坚持初心做事?好不容易有几个坚持做事的团队,熊市来临,融资额断崖式缩水,又还能有多少人能够坚持?

「再不扑腾两下子,真的就死了。」老 C 补充道,「年中想过通过新热点复活,比如 Staking,但你也知道我们的情况。也提议过搞模式,搞领导人,团队内部争论的很激烈,最终还是放弃了。」

确实,项目方太难了。

忍住圈一波就跑的诱惑很难,忍住行业刺骨的寒冬很难,忍住不追热点发币、不盲目拉盘炒作也很难。

追热点发币的项目太多,对行情的影响就像打抗生素——热点本身没有实现应用的规模落地,使得热点消散后,行情疲态尽显。币圈只要想不出新的概念性热点,又没有合规方面的终极利好,行情就会下跌。

当下,币圈正在经历这一时刻,从 2018 年的 Cryptokitties、Fomo3D、IBO、Betdice,到 2019 年的 DeFi、Staking、IEO 概念,市场突然找不到新的炒点,投资者的信心降至冰点。


80% 谈价格 20% 基本面

周蓝,31 岁,北京人,网吧老板,2017 年 5 月入市。

「我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币圈的,一开始就是在网吧随便挖挖矿,后来 BTC、LTC、ETH 这些基本都玩过。」周蓝向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介绍到自己的入市经历,「去年市场转熊之后,就没再弄了,开始二级市场炒币。」

「自己简单学了点儿区块链知识,我了解到 Zcash 的零知识证明技术很先进,那时候翻了很多 Twitter、Reddit、Medium 上的文章,感觉匿名币应该能有未来,所以去年年中开始就一直在囤 ZEC。」周蓝继续介绍,「大佬们都说只有拿住才能发财,套牢之后我就一直补仓,从 200 美金一路加仓到 50 美金。」

「今年 6 月份,比特币重回 1 万美金,我的 Zcash 还不到 100 美金,而 Zcash 后面的利好还有很多,分糖果、减产预期……」

「我觉得机会终于来了,贷款了 40 万人民币又加仓了 90 美金的 ZEC。」

「最高的时候,ZEC 涨到了 125 美金,但我没有出,因为总仓位还没有解套,也是长期信仰了。」回忆起高点,周蓝很是后悔,「没想到价格回落的这么快。」

「最让我想不到的是,隔壁一个拼凑隐私概念的币,突然暴涨了七八倍。」周蓝说到这儿既有不解,也有酸酸的感觉,「也就差不多半个月的世界吧,唉!又错过了一个财富自由的机会。」

「上个周,实在忍不住了,全部清仓了,还有贷款要还。不玩了,安心工作了。」周蓝不甘心,但也没有办法。

确实,散户太难了。

买对币很难,买对了币卖在合适的位置更难。最难的是,如何界定什么是「对的」币?

能拉盘的币就是「对的」币,在币圈散户心中,这样的共识正逐渐建立。

2018 年初开始,大量传销项目开始借助区块链技术来行骗、敛财,「传销币」将复杂的包装、营销、推广简单化到极致,这个机制就是筹码不断锁仓控制抛压和拉下线。

令人吃惊的是,2019 年这一现象反而更加严重,有一些原本正常做区块链的团队,也开始了下海搞「模式」。这些项目要么实力有限,创造不出新的技术突破点,资金却耗得捉襟见肘,要么心术不正,本身就为割韭菜而生,一有新的圈钱机会就会积极参与。

「传销币」的危害绝不仅体现在单个项目上,还会对整个币圈造成打击。

因为「传销币」的疯狂拉盘造成的财富效应,会吸引许多人入场,存量资金从那些真正想做实事的项目流出,流进这些玩「模式」拉盘的项目里。

而由于「传销币」吸纳的资金太多,真正搞技术的「价值币」大多还在概念实现阶段,本身缺乏商业盈利能力,市场就出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尴尬局面。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发现,在大部分炒币群里,大家已经丧失了讨论一个项目基本面的热情。比起分析一个项目是做什么的、技术怎么样、产品进展到哪一步了,大家更愿意讨论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走「模式」、准备拉几倍、上不上币安火币。

区块链社群的讨论已经离区块链本身越来越远,以前币圈流行的财务数据曝光,也基本没人做了。拉盘是最好的公告,上涨是最好的 PR。这样的共识正弥漫在币圈散户的心中。

这种散户共识本质是一种失望,一种对两年来币圈没有出现任何实质性技术突破的失望,一种对两年来币圈没有出现任何杀手级应用的失望。


80% 比特币 20% 山寨币

张瀚文,24 岁,研究生,2018 年 5 月入市。

他说,币圈的死亡从比特币暴涨开始。

「17 年那会儿,比特币炒得很火,我一直在观望,迟迟没有进场。」张瀚文的投资思路中残留着学生时代独有的谨慎,即研究明白后再做选择,然而趋势的洪流绝非谨慎所能规避。

「后来跌下来了,我便开始抄底。但是比特币太贵了,一枚要 5 万多人民币,我就没有买,而是买了 5000 多人民币的 ETH,我想着以太坊不仅便宜,升值空间也大,将来涨到 5 万,那就是 10 倍,比特币涨到 50 万可太难了。」

「没想到,我抄底抄在了半山腰。」一年之后,张瀚文还是十分可惜当初的决定,「真正让我退出币圈的,是那些私募。当时,我投了一个币,官方说能上线三大所,主网也很快完成。又没想到,这个币上线腰斩,没舍得卖。然后一路阴跌大半年,现在基本上归零了。」

「我真的觉得币圈要死了,大家都在玩比特币,山寨币失血。等大家反应过来,比特币也没什么用的时候,币圈,就彻底崩盘了。」张瀚文继续说道,也许他不是真的失望,只是亏损后的吐槽,「唉,炒币群里定投的人赚到了钱,我的比特币却提前减半。」

事实上,他的想法并非空穴来风。截止 2019 年 9 月 4 日,比特币市值占比已经达到所有加密货币总和的 70%,如果剔除流动性因素,保守估计比特币的实际占比早已超越 80%。

另一方面,曾经作为主流币领头羊的以太坊一落千丈,ETH 对 BTC 的汇率回到三年前的水平。而那些小市值山寨币,远远比 ETH 更加惨烈,不仅跌的更多,最可怕的是流动性已经凋零。

失望的投资者看透了太多垃圾项目的本质,而选择将垃圾币换成比特币。一旦这些人再次对比特币失去信仰,那么币圈将面临史上最难的境地。


80% 乐观 20% 乐观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对区块链行业的未来 100% 的乐观。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相信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浪潮才刚刚开始,一切的起起伏伏放到绝对的历史周期来看只是沧海一粟。

我们的乐观不无逻辑。首先,无论是部分项目方的投机取巧,还是投资者对模式币的热捧,都只是币圈进入瓶颈期的产物,是暂时的,不是永久的。

没有获取流量、用户、开发者生态的区块链项目只有死路一条,没有盈利能力或者网络效应只是圈钱的项目会漫漫淡出历史舞台。行业周期在更更替、技术在迭代,在炒点匮乏的真空期,币圈资本无处可去,只能进入那些垃圾项目喊单拉盘。

其次,比特币占比的持续上升是行业更加冷静、成熟的表现,投资者开始放弃那些动不动就要颠覆 BAT 的「空气」项目。

至于怀疑投资者消失对比特币的信仰,那更是无稽之谈,人们对于无摩擦流动加密资产的认识必然是不可逆转的。而山寨币,也一定不会消亡,无论是作为新兴区块链项目的代币市场,还是仅仅作为比特币的价值溢出,竞争币有充分的存在着的理由。

币圈,不会死亡,未来三年,我们将浴火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