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1分钟1小时1天1周1个月

预警,CSW的50万枚尘封BTC即将重返市场?

如果 CSW 有 110 万枚也就是 5% 的比特币,那市场不应战栗吗?因为他正在大力推广比特币的竞争币——BSV。

2019年9月2日 12:23 CSW BSV

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如果 CSW 有 110 万枚也就是 5% 的比特币,那市场不应战栗吗?因为他正在大力推广比特币的竞争币——BSV。 

8 月 26 日,美国的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作出一项裁决,可能对加密货币世界带来不小影响。尽管大部分人并未意识到。

此案被称为“Kleiman 诉 Wright 侵占遗产案”,已持续 1 年零 6个月之久。根据 26 日的判决,Craig Wright(人称 CSW 或“澳本聪”)须将其在 2013 年 12 月 31 日之前持有的 50% 的 BTC 和相关知识产权交予 Ira Kleiman。

案件还要敲定一些程序,包括陪审团审判和将在明年 3 月举行的最终审判等。但结论基本已定。CSW 表示,将遵守法院的判决,将大约 50 万枚比特币(目前估值 50 亿美元)交给 Ira。

在本案背后,是比特币相关技术专利的归属权,更为重要的是大额比特币的流向问题。110 万枚比特币,以明年 5 月减半后的出块奖励算,相当于 3 年零 4 个月的挖矿产量,如果这些比特币在短时间内流向市场,后果不堪设想。 


CSW是三分之一“中本聪”?


Ira Kleiman这个名字在圈内寂寂无名。突然大发横财,还要依仗他的哥哥——Dave Kleiman。本次审判该案件的法院,就在这两兄弟的家乡。

Dave Kleiman 和 CSW 是在同一时间驰名币圈的。

2016 年 5 月,CSW 公开称,他与 Dave 是比特币的创造者。并列举了两封邮件作为证据。

2008 年 3 月,CSW 给 Dave Kleiman 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 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Dave ,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

这是目前能查到的“Bitcoin”一词最早的出现地。

2008 年底,CSW 又给 Dave Kleiman 发送了一封邮件,其中写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你帮助我构建这个想法。”

但 Dave Kleiman 已于 2013 年 4 月过世,CSW 的说辞既无人证,他也未能出示挖出创世区块或是比较早的区块的地址私钥。不仅不能自证其身,CSW 还被指捏造证据——其出示过的一个“中本聪”签名被证明是假冒的。

这些都是旧事了。

根据 Modern Consensus 8 月 26 日的报道,该案法官判定“中本聪”是一个三人团体,CSW 和 Dave Kleiman 即是其中两人。第三人是谁报道并无提及。

此二人于 2011 年成立了一家名为 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 的公司,用以挖矿和申请比特币的相关专利。该项专利应该不是原始比特币代码(0.1 版),因为判决书里没有提到。此外,CSW 在今年 5 月份才在美国对这套开源代码申请专利。

那么,法院是如何认定 CSW 和 Dave Kleiman 是“中本聪”的成员之一呢?

其实,法官并未进行证明,并且避开了这个问题。法官在判决书的开头就说了,the Court does not decide,whether Defendant(被告)Dr. Craig Wright is Satoshi Nakamoto。我们无法得知 Modern Consensu 如此报道的根据。

也就是说,法院只做了一个判决,即认定在两人合伙期间所产生的专利,应归合伙公司所有,又因两人对半持股,所以专利应有 Dave Kleiman 的一半。至于专利是否真的属于 CSW 和 Dave Kleiman,那是版权局的事了。

此前 CSW 申请比特币白皮书和原始代码的专利也已经把市场教育过一遍了,有专利也无法表明你真的是原作者,但只要没有所有人也就是中本聪站出来证伪,那么专利就可以归你。

有趣的是,在早期接触比特币、接近中本聪的人中,还有一个叫 Hal Finney 的人,他是比特币第一笔交易的接收者,也不排除他是“中本聪”的成员之一。如果他没有因“渐冻症”辞世,并站出来争夺比特币的专利,说不定也有故事可讲。


历史的相遇


如前所述,真正的资产转移,至少要等到明年 3 月份终审之后,如果彼时真的转移成功,毫无疑问,CSW 目前身价数十亿美元甚至像媒体报道的那样,有上百亿美元。

在“骗子”这个标签之外,对 CSW 来说更为靠谱的身份可能是矿业大佬。

比特币于 2009 年上线后,就有挖矿大军陆续涌入。最早的矿工,就是像 CSW 和 Dave Kleiman 这样的极客。

当时,Dave Kleiman 在密码学领域已经小有所成,他是“密码和安全”邮件列表的定期贡献者,是 Metzdowd Cryptography 邮件列表的长期会员,后者正是比特币白皮书的发布网站。

当时的 CSW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代表作品,但仍和 Dave Kleiman 合著论文和书籍,主题并不限于点对点加密技术。

比特币诞生后,两人开始挖掘和囤积比特币。至 2011 年,两人合伙创办公司来做。

法院的判决书显示,“CSW 和 Dave Kleiman 建立了一个对半持股的合伙关系……在关系结束之前(Dave Kleiman 离世后的几个月,也就是截至 2013 年 12 月 31 日),两人所开发的财产归属合伙企业,两人应当均分”。

但彼时的 CSW 不是这么做的。Dave Kleiman 离世的 3 个月后,CSW 就迅速转走了 W&K 的知识产权。


澳大利亚判决


CSW 一直是专利爱好者。其最近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已经获得了 800 项知识产权,未来我还会申请更多专利。

这 800 项专利中,就有来自 W&K 公司的一部分。

庭审材料显示,Dave 死后,CSW 于 2013 年 7 月和 8 月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最高法院提起了针对 W&K 公司的两个诉讼,指控该公司未支付因“完成研究”所必需的财产和顾问服务,并要求赔偿 5400 万美元。

CSW 同时还提交了一个“违约赔偿承诺”,该协议规定“如果不能赔偿,则所有知识产权将归唯一的所有权人即 CSW 所有。”

这起官司的结果是,CSW 如愿以偿了。

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的庭审材料显示,W&K 的成立之时,Dave 是管理人和注册代理人,CSW 则在多个方面代表 W&K 行事,包括作为授权代理人、领导研究者、法定代表人等。此外,Ira 作证 CSW 曾告诉自己他是 Dave 的合伙人,没人第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合伙关系和 W&K 公司。

另外,CSW 在澳大利亚的那场审判中将自己的身份定为 W&K 的“法定代表或代理人”、并将自己的澳大利亚地址和邮件作为 W&K 的“送达地址”。由此可以说明,CSW 在 Dave 离世后成了 W&K 的唯一合伙人。而今却要通过法律途径取得该公司“未支付给他的款项”,可见醉翁之意不在酒。

翻阅澳大利亚审判的庭审资料,2013 年 8 月 28 日,CSW 提交了所谓的 W&K 公司建议同意令——由“授权管理人员 J Wilson”签署,并成为最后判决的依据。但实际上,J Wilson 是 CSW 的雇员,并非 W&K 的授权管理人。

基于上述情况,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认为 2013 年的澳大利亚判决不是机遇事实本身做出的,因此基本推翻为 CSW 获得 W&K 公司专利的前判。

法庭公布的材料显示,CSW 方面曾表示,其在 W&K 获得的知识产权提供给了 CSW 的家族信托基金,并打散转移到了其他一些组织实体,如热线(Hotwire)、Coin交易所、Cloudcroft。

你没有看错,CSW 曾开过交易所。Ira Kleiman 作证,CSW 曾在 Dave 过世后向其表示,他和 Dave 计划开设“Coin交易所”。


涉案资产达110万个比特币?


除了专利,以 W&K 公司的名义也就是两人共同挖掘的比特币,也全部落入 CSW 的口袋中。

大家可能都想知道,两人合伙期间究竟挖掘了多少比特币,或者说 CSW 要还给 Ira Kleiman 多少比特币?

Ira Kleiman 在起诉书中陈述,“被告在 Dave 死亡之后至少转移了 30 万个比特币,并转移到了世界上的几个不同信托中。”实际所得可能超出了 Ira Kleiman 所料。

CSW 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 W&K 这个项目上,我比 Dave Kleiman 花了更多钱……Dave Kleiman 应该拥有 32 万比特币,我应该拥有 80 万比特币,但现在是一人一半。”

看起来对 CSW 不公,但如果 Ira Kleiman 没有提出诉讼,那么 Dave Kleiman 的这“32 万比特币”实际上就直接被 CSW 侵占。

根据 CSW 的陈述,这110 万比特币放在了几个叫 Tulip(郁金香)的信托中。

但其真实性在发生资产转移之前都不可考。法院在判决书的开头便说道,法院不会纠结 CSW 今天还持有多少此前两人合作挖出的比特币,它的数量由 CSW 所提供的材料来确定。


CSW的申辩


Ira Kleiman 提出了 9 个诉讼请求,目的只有一个,即要回 Dave 所挖之比特币以及其参与的相关专利。

CSW 也没有乖乖就范,其提出了 8 个理由,要求法院驳回起诉。

比如,CSW 辩称,既然双方是以 W&K 作为主体产生的挖矿收益和知识产权,那么只有 W&K 才有资格提起诉讼。

很明显,W&K 现在已经由 CSW 及其代理人占有,那么其前合伙人 Dave(的代表人)该如何主张权益呢?

CSW 继续辩称,应根据既判力原则(也就是法院应尊重此前澳大利亚法院的审判,将 W&K 专利权判给 CSW),驳回原告的诉讼。

CSW 还辩称,本案不归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管辖,因为他的许多证人均在澳大利亚或国外。不得已,原告证明了能够帮助证明诉讼请求的证人,其中 9 个位于佛罗里达、另外 5 人位于美国其他地方。并且位于国外的大多数证据都与 CSW 相关联,其能方便地获取。

最后,CSW 的动议只有一项获得通过,即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中,侵占比特币和知识产权两项超过了诉讼时效,予以驳回。但这不影响其他案由生效,并且从判决来看,Kleiman 的诉求已获伸张。


50亿美元比特币将抛售砸盘?


CSW 虽然基本宣告败诉了,但难改他嘴炮的个性。

他在庭审中和面对媒体时都多次强调,Ira Kleiman 若要继承 50 亿美元的比特币,就得先支付遗产税,遗产税税率大约为 40%,除非 Iran 有 20 亿美元现金,否则其会向市场抛售 20 亿美元的比特币,由此将对市场造成巨大影响。

CSW 的恐吓不无道理。“我无法说服 Ira Kleiman 不要抛售比特币,他要做自己必须做的事情,他不是我。我不需要比特币(因为我已经足够有钱了),我遵守法庭的命令,但判决结果可能会变得非常可怕。“

“我曾经拥有价值 100 亿美元的比特币,但我从来没有动过它。现在好了,有人会倾销比特币——当你找到一只大猩猩的时候,千万别把它踢进一堆坚果里。”

人们不禁会问,作为 Ira Kleiman 继承了哥哥的大笔财富后,会不顾哥哥的心血,作出让市场地震的举动吗?无论如何,Ira 将是未来市场中的一大变数。

但反过来,如果这 110 万枚比特币汇集在 CSW 手中,市场同样也要战栗,因为他正在推广比特币的竞争币——BSV。为此他不惜离开比特币社区,那么社区未来的死生,他又会在乎吗?

不过,如的确坐拥 100 亿美元资产,CSW 还会怕一个州级法院的判决吗?特别是在他主观不愿的情况下,他有无数种方式可以躲避制裁。又或者,Ira 所争取的遗产,CSW 的“百亿”财富,可能只是 CSW 口中的海市蜃楼,他说不定已在某个时点出手了。

参考资料:

Document 277,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SOUTHERN DISTRICT OF FLORIDA;

EXCLUSIVE: First interview with Craig Wright after judge orders him to pay $5 billion in bitcoin,Modern Consensus;

BCH算力战,分叉后才算刚刚开打,哈希派;

万字起底澳本聪:一个正在崩溃的谎言,碳链价值。